CHIMPSINEGGS

MartinFreeman&MichaelEmerson本命,
本尼包子阿壳儿同爱。
福华初心(all花也吃),杂食向动物,不掐cp,三观成迷,小透明。

我爱世界上最好的Amanda

微博→CHIMPSINEGGS

阿尔兹海默症

*福华福无差(清水向,轻微福华福暗示,毕竟没有打算描写情感那么详细,此篇应该算柏拉图式的?)
*Sherlock中心向
*虐向,老年向,极少数穿插一些青年时的记忆


“Mr.Holmes,我想告知您报告的结果是⋯⋯”63岁的Sherlock Holmes坐在诊室里安静的听着医生说的话,手里拿着的MM
SE量表上的数字23【1】没有在Sherlock的脑中留下什么痕迹,解释着什么是阿尔兹海默症的医生没有看着侦探的眼睛,只是再次瞥了眼量表上的患者姓名一栏,抬眼迅速看了下那位著名的咨询侦探。尽管本身对很多患者做过相同的解释,医生还是微微错开了眼神,整理好情绪比较顺畅的开始了解释。所以同样就没有注意到Sherlock的眼神既没有落在报告上也没有落在医生自己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对面墙上贴着的“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标语,Sherlock带着恶趣味的想着他可不要天天吃苹果,不然的话放John离开苏塞克斯吗?医生的声音在Sherlock的脑中越来越轻,音节也变得模糊,Sherlock只是注意力飘忽的胡思乱想着怎么回去和John讲这个标题的可笑。他不像医生以为的那样半点不了解阿尔兹海默症,反而熟悉非常【2】。
Sherlock在医生停下说话后看着对方点了下头,习惯性的忽视对方提出的下次预约复诊,只是拿起了刚刚挂在椅背上的长外套和夹着核共振成像图的量表报告,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刚刚的医生说话时没有注视着自己的双眼,手指无意识的在桌上打着圆,证明了他的紧张,说明他知道自己,作为咨询侦探的那个自己,很显然,毕竟他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门外,好像在期望看到什么人,肯定是John。毕竟John博客里写的那些事让太多人知道他们两了。不过医生调整的很快,说明了不可能犯把报告弄错的低级错误,只可能像Anderson这种老家伙会犯,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提高自己的智商。Sherlock翻了个白眼,Anderson不会主动来苏塞克斯,最多被退休了的Lestrade偶尔拉来扯扯以前的事。John每次都挺高兴的,但Sherlock自己觉得他们很无聊。
Sherlock一边走向医院大门一边摇了摇头,迫使自己注意力集中回刚刚的分析。所以诊断并不会出错。得出这个意料之中的结论,Sherlock还是皱了皱眉,看来要尽快把思维宫殿里的一些有用资料转移到专门的区域里了。
好在Sherlock为数不多的可以称得上朋友亲人的人的资料一直都单独存放在思维宫殿里。
Lestrade,Mrs Hudson,甚至Mycroft的有关资料也是。John了解Sherlock嘴上即使一如既往的嘲讽着自己的哥哥,其实两人关系也缓和了许多。
当然John的资料不仅单独分类了而且还专门开辟了个房间加密存放。
这没什么可质疑的。
想完这一切Sherlock刚好踏出医院的门,按照63岁的人的步伐来说,显然Sherlock不会承认自己老了的,Sherlock的思维还是慢了,原本应该在走进电梯的时候就推理完的。
Sherlock扁了扁嘴,做了个不符合该年龄的动作,该死的注意力不集中【3】。
不过至少EEG检查结果还正常【4】,Sherlock又稍微想了一下,在回苏塞克斯之前拐到了Mike【5】那里顺了点阿普唑仑和苯二氮卓类药物【6】。
应付Mike的追问有点烦人,Sherlock一边拿药一边回答着Mike的问题。当Mike问他打算怎么和John说的时候,Sherlock皱了下眉,我不知道,他无所谓的和Mike说。Sherlock看着Mike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我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对吧,Sherlock添了一句,这些事从来都是John会处理的。
Mike看着他,眼睛里是他看不懂的深沉,包含了什么感情他说不出,感情从来不是他的强项。
回到苏塞克斯他和John住的房子,Roger【7】从蜂房那边的小道上跑过来,“Mr Watson在泡茶,今天还没来看过蜜蜂的情况。”Roger压低了声音和Sherlock讲着John的情况,好像John能在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听到他们讲话似的。Sherlock把装药和报告的袋子交给了Roger让他偷偷的带进了房子里放起来。
John端着茶杯喝的时候转过身就看到刚进门的Sherlock,“去干嘛了?”John一边问一边转回去开始泡起了Sherlock喝的茶。
“看了下蜜蜂的情况”Sherlock没有说谎,他确实看了。接过John递过来的茶,他喝了一口,后背靠上了沙发椅背,Mike最后的眼神,交给Roger的报告和药,以后的身体状况,怎样组织语言告诉John,一大堆思考的事在Sherlock的脑子里绕成一团乱线,房子很大,比221B大多了,他和John住了也有十多年了,入眼的全是他们平时生活的痕迹,时间在这里留下了痕迹,壁炉上的头骨先生John几乎每周都擦,旁边插着的拆信刀已经起了锈斑。他闭上眼睛,头也往椅背上靠去,时间的流逝速度让Sherlock开始了思考。
他处在现在的时间点里,他的生命从某个时间段开始,也会到某个时间段结束。
记忆宫殿里可以储存很多很多的记忆,他曾经以为这是用来存一些会用掉的知识的,比如伦敦交通图什么的,后来搬到苏塞克斯后他就删掉了,替代的是各种田间小径的记忆。但现在,可能主要用来存记忆了,如果记忆宫殿不会分崩离析的话。
Sherlock考量了预期寿命以及种种变量,还想了想要不要找好一家专门服务于失忆人群的护养院。
开什么玩笑,他当然不会离开John。
更多的时候Sherlock在想John,他会怎么样,这让他有点惊讶,原本在还没遇到John的时候他是一定会为自己的头脑担心的发疯的。说不准还会注射点吗啡什么的。
退休后的太平无事没让他感觉太无聊,邻里间时不时的小案子,比如找找家猫什么的,也让他消遣了下时间。
退休的日子,有蜜蜂,有苏塞克斯的午后阳光,有散发着热气的红茶,有时不时来拜访的苏格兰场曾员工,还有一直陪在他身边的John。
Sherlock在椅子上坐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John的羊毛毯。而John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报纸,带着副小眼镜的John还有些眯起了眼,透过落地窗的阳光直直的照在报纸上,也把John照亮了,John看上去暖暖的,Sherlock这么想着。
时间在他们两身上都留下了痕迹,John的发色越来越浅了,看着John的样子Sherlock露出了个微笑。
之前他没想过到了这年纪John还能陪在他身边,他以为他会看不见John老去的样子,现在多好。尽管患病了,他很可能会在某个时间忘记John的样子。
不过还好,至少John会记住他年老的样子。
John能替他记住。
John发现了看向他的眼神,表情不沉重,但眼里感觉有点悲伤,Sherlock一下子就想起了Mike的眼神。
这很像,身边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人比Mike更好看透。所以Sherlock一下子就懂了Mike刚刚眼神的含义。
“你已经知道了。”Sherlock很平静,John合上手里的报纸,他点点头,直视你的双眼,“刚刚你睡着的时候说出来了”
这样也好,Sherlock想着,拖得越久越不好开口。
但Sherlock突然就有些情绪不稳了,“John⋯⋯但我还没准备好⋯⋯”
没准备好得病,没准备好遗忘。
Sherlock不想忘,他一直都是一个控制欲强的人,他怎么能忘,忘记一切,忘记John。
这太残酷,不止是对他的,最主要还是对John的残酷,清醒的人总是更痛苦。他不知道John在刚刚知道这个消息时候的表现是怎么样的,但他为不能陪着John一起承担这个消息感到难过。
他让John伤心了,Sherlock有些抱着这样的想法,尽管以前也出现过,但这次还是不同的。
想到将来会发生的,这次他让自己陷进了恐惧和恐慌的包围圈,John不会再称赞他了,他已经没有那样出色的头脑了。
John的手搭上了他的肩,透过衣料的触感,John的掌心传来的还是温暖的感觉。
“I know,it will be fine”John轻声说着。
John的眼里消失了那抹轻微的悲伤,满满的是可靠和坚定。他慢慢镇定了下来,不考虑自己一开始希望John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至少眼下的手臂是他依靠着的,唯一的需要。

John是最懂自己的,Sherlock曾经担心他会
因为安定的生活放下他们的冒险而离开,曾经担心过John会因为冒险受伤,但Sherlock知道自己会保护他的。
现在冒险不会使John受伤了,而他因为病症陷入的焦躁,无心脱口而出的话却会伤到他,和曾经不一样的是他63了,不像以前那样不成熟了。
John不会说什么,还是那样陪在自己身边,那样全然的照顾。
所以当他吃了药,焦躁褪去的时候,想到那些话他会比John还痛苦。
痛苦到每天和John道好晚安,关上对着John房间的卧室门的时候,Sherlock自己会躺在床上蜷着身体,心脏钝痛。
在John的生命里有着比他多得多的人,他的生命里出现过的特别重要的人是Mary【8】。Mary很好,好到让他觉得那时在他们结婚后还拉着John查案子的时候感到十分愧疚。但Mary还是在生下hamish的时候去世了,他看着John失去了深爱的妻子,他坚持想让John免于再次遭受失去的痛苦。可是Sherlock不会劝说让John离开。
他做不到,他是那样依赖John,即使自己已经这样的年岁了。
而且他知道John也做不到。

Sherlock原本无法体会到阿尔兹海默症的痛苦,现在他懂了。不是迷糊的失去记忆的伤感,而是想留住记忆却清晰的能感受到记忆的消失,无法阻止。而且还要添上一条看着照顾自己的人承受比自己还大的痛苦。
周一的早晨,Sherlock开始忘记了看望蜜蜂,直到John往牛奶里加蜂蜜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感觉很烦躁。

John看着他没说什么,但眼里传递的眼神明明白白的问着Sherlock你还好吗?
他之前甚至忘了这个病,Sherlock想到John会出现这种眼神的理由。
于是他回答说他不好。

Sherlock看着出现在房子门口的小男孩,问着John这是谁。John温和的对他说是邻居家的孩子,于是拉着Roger的手走到他和他母亲住的地方,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去旅游,什么地方都好。Roger的母亲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而John不知道怎么和问他Mr Holmes怎么了的Roger说出真相。
John感觉很不好。

Sherlock在周日的下午把整个房子翻了一遍,质问着刚买完食物回来的John把他的尼古丁贴片放哪里了。
John给他泡了杯茶,告诉他他已经好多年不用那个东西了。

Sherlock醒来的时候被周围陌生的环境吓了一跳,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刚打开房门的John,他无助的握着John的手臂问他们为什么没有住在221B,John吸了口气,告诉他他们退休了,现在住在苏塞克斯。John朝他露出了个笑,把他赶回房间让他把睡衣换掉。他一边琢磨着John有些哑的声音,一边转身回房,忽视了身后在他转身瞬间握紧拳头的John。

Sherlock问John为什么Mrs Hudson不来看他们,他不理解John听到以后为什么一脸悲伤。

Sherlock看着John,问他婚礼在几号。John这次看出了Sherlock身上罩着的落寞,不像上一次那样还一脸诚恳的邀请他当伴郎。

Sherlock在hamish来看他和John的时候盯着这个委托人看,思考着为什么这个委托人和John那么像,同样疑惑John什么时候变老了。

John在早上打开门的时候看见Sherlock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请求着他的原谅,“I don't have friends,just got one”Sherlock还端了杯泡好的咖啡递给他。John看着Sherlock有些烫红的手指,抿了抿唇,知道他处在巴斯克维尔那个案子的时刻,“I forgive you”John把Sherlock拉到沙发上给他上药的时候轻声说了句。

Sherlock看着眼前的人,觉得很熟悉,但是叫不出名字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Afghanistan or Iraq”这个句话,他也不懂,眼前的这个70多的人为什么一瞬间红了眼眶。

Sherlock又盖着John的羊毛毯在沙发上睡着了,John轻手轻脚的拉了拉让阳光不那么刺眼的薄纱窗帘,慢慢靠近Sherlock,双手轻轻环住了对方的肩,额头微微触着Sherlock的额头,从窗子里吹进来的气流卷走了John说出的那句低不可闻的“I 'm here”,John坐会那个属于自己的扶手椅,咽下了那句原本该说的“I love you.”



【1】:简易精神量表(MMSE):内容简练,测定时间短,易被老人接受,是目前临床上测查本病智能损害程度最常见的量表。该量表总分值数与文化教育程度有关,若文盲≤17分;小学程度≤20分;中学程度≤22分;大学程度≤23分,则说明存在认知功能损害。
【2】:熟悉的原因是因为他查过,在Mrs Hudson得阿尔茨海默的时候,可能有空会把这篇小短篇也写出来
【3】:是阿尔茨海默症的临床表现之一
【4】:脑电图(EEG)用于AD的鉴别诊断,可提供朊蛋白病的早期证据,或提示可能存在中毒-代谢异常、暂时性癫痫性失忆或其他癫痫疾病。
【5】:Mike Stanford介绍他们认识的人,John的老友
【6】:两个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
【7】:电影Mr Holmes里Holmes的管家的儿子,与Holmes一同住在英国乡下的别墅,跟他学习养蜂
【8】:原著向设定Mary,非BBC版特工Mary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CHIMPSINEGGS | Powered by LOFTER